荒野保護協會台北總會  汐湖首頁 定點記錄  荒野記行   定點觀察   炫蜂團  蜂言蜂語    

翠湖的人文

●謝淑勤整理

【金龍湖的歷史】

  在漢人未到汐止開墾之前,汐止原是平埔的凱達格蘭族巴塞分支的峰仔峙社,峰仔峙社那時最大的聚落就在現在的樟樹灣及汐止鎮上一帶,到了後明前清時漢人順著淡水河接基隆河揚帆而上尋找適合開墾地點落腳,在汐止地區漢人多集中在樟樹灣的基隆河對岸,因位於峰仔峙社的後方就被稱為社後至今。

  清乾隆年間從艋舺移居至社後地區的黃氏家族集番銀二千元築設埤塘,吸納附近山溝的溪水,形成約十二公頃的湖面,灌溉社後地區一百九十九公頃的水田,因灌溉方便附近一帶皆成良田,成為汐止地區的大穀倉。

  日據時期將其徵收為公共埤塘,每年由官方補償所有人黃家二百元,由於居民激增,除供灌溉用水外,部份供居民生活使用,以致在乾旱季節儲水不敷使用,乃於昭和年間設社後抽水站,置兩座抽水馬達以管輸送,確保乾旱時期社後地區灌溉用水不虞匱乏。
【匠頭埤】

  大約在清乾隆年間,那時漢人除了開墾荒地,種植水稻,茶葉外也有一部份是以伐樟為業,伐樟煉製樟腦油是後清時期才興盛的,早期汐止原生種的樟樹因很少受到人為的干擾,樹幹又高又粗,砍伐下來的樟樹,大部份用來作為建築或家具的材料,那時期金龍湖四周圍的山坡地,幾乎都是高大的樟樹,擅於利用自然資源的漢人乃於當地廣為伐樟,初步加工作為樟板後,將樟板集中在樟樹灣,再利用基隆河的水路運往艋舺一帶販售。
 
  清乾隆年間在金龍湖沿岸大約有二,三十個樟板寮,每個寮至少有十來個,多也有三,四十個樟板匠也許是過於急促廣泛的砍伐樟木,使附近的山坡地失去了水土保持的功效,在當時遇到一次豪雨連續數日不停,突然在夜晚大家熟睡時,洪水夾帶泥沙把那些樟板寮全數沖到金龍湖堙A有部份樟板匠就罹難了,這些人大部份都是隻身從福建沿海來台發展的,所以無親屬可照料後事,乃由當地居民發動義工將百餘名樟板匠的屍骨合葬一處,後人在該處建一小廟名為有應公祠以為悼念。
【金龍湖名稱由來】

  生長在山澗水澤中的鱸鰻迴流到此居留,這種鰻魚非常厲害,牠很能翻騰跳躍,攀爬高處,牠爬石壁時是用尾巴先攀住石壁,然後扭身一躍而上(鱸鰻上石壁尾先行),神乎其技,據說牠也可扳倒水邊的芒草來吃它的嫩葉,人們認為很補為了抓捕牠將刀片埋於鱸鰻喜歡的芒草路徑上,因其勇猛無比,精力旺盛像一尾活龍(因為也沒真正看過鱸鰻,不知是否長的像龍,我就用現在的流行語來形容),又是金色的,因牠之故取名金龍湖。
【礦坑】

  古老的地層,木山層,這裡的地層已經有大約2400歲了,濱海相地層,是由河流沖刷下來的泥沙,在河口及濱海地帶堆積成的地層因為高出海面,常會長出大量植物,這些植物一旦被泥沙掩埋,經過長久歲月就變成了煤炭,所以此地早期有開採煤礦的產業,翠湖的新益興煤礦,焦炭提煉焦油為鋼鐵廠中最主要的燃料,從登山口一路到翠湖散佈著礦坑的遺跡。

放火藥的水泥屋:ㄅㄥ仔間。
 
  運送煤礦往叭嗹路的隧道,五分車從這裡載著煤礦和內溝的叭嗹煤礦都是到五堵的堆積場做集中,現已經被蝙蝠佔據了,因人們好奇常用手電筒來觀看,影響蝙蝠的冬眠導致死亡,現已將隧道封死。

天車,就剩兩根方柱,有馬達將台車從坑底拉到平面再轉到支線。
 
礦坑口,較明顯的是交換空氣的通風口。
 
  礦工們的休息室、廁所、辦公室、商店。土地公廟,入坑是土地公的命,出坑才是自己的命,所以每天上工前會先拜拜土地公,讓土地公保護自己平安出坑。

  翠湖,日據時代挖礦坑挖出的土堆積一旁成山,遇豪雨坍塌,偃塞出美麗的翠湖,深入期間想像當年採礦盛景,細細咀嚼今日的荒涼對比,還有熱帶雨林的氣息,追溯歲月的痕跡,保留這些遺跡,作為鄉土的活教材,更具意義。  
  SowShiHu  荒野汐湖聯絡處
The Society Of Wilderness